战斗的天使,最美!- 国家中医医疗队一线抗疫实录

战斗的天使,最美!- 国家中医医疗队一线抗疫实录

闫蓓是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得知医院将组建医疗队驰援武汉消息的第一时间,闫蓓瞒着年迈的父母向组织请缨:“我是党员,我有经验,我经历过抗击SARS的考验,请让我第一批上!”

抵达武汉,医疗队的救治工作很快展开。采集病史、静脉注射、吸氧治疗……这些对于她来说不能再熟练的护理操作,在隔离病房中却变得困难重重。厚厚的防护服,好几层乳胶手套,布满雾气的护目镜,每日都被汗水浸透的衣衫……她表示,接受挑战,关键时刻作为中医护理人绝不退缩,我们用真情认真呵护每一个值得尊重的生命!

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

北京中医药大学东方医院

綦文婧是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的队员,她一直设身处地为患者解决实际困难,让患者能够安心治疗,来听听她的一线故事!

元宵佳节,虽然因为疫情没有能和家人团圆,但我们却努力让两位老年患者“团聚”在了一起。身为医护人员在面临生死一刻,我们这么做,值了!

穿好防护服刚刚接班就听说43床患者很焦虑,老人告诉医生她的老伴儿也住进咱医院的三层病房,状况很不好,老伴儿不吃也不喝,不配合治疗,希望能住进同一隔离病房。我们赶紧和院方联系,经过协调后告知会尽快帮助她老伴儿转过来,与她同一病室,她开心极了,连忙不停道谢。

30床是一位“失独家庭”的老年患者,他确诊入院时非常仓促,他问我们能不能给他一块香皂和毛巾。我看到他的住院物品带的很少,立刻上报给相关负责人,请求帮忙给病人解决生活起居问题。不久,隔离区的传递仓内递进来香皂、洗手液、毛巾、脸盆等生活用品,还有我们医疗队队员们纷纷送来的酸奶、巧克力威化饼干、香蕉等食物。看到这些物品,患者感动的说:“太感谢你们啦,解决了我的燃眉之急。你们与我非亲非故却跟亲人一样照顾我,你们真是好人!”我们告诉他:“您在这里好好休养,积极配合医生的治疗与护理,按时吃中药,好好吃饭,很快就能康复出院啦!”

疫情面前,我们是战士,我们必须要义无反顾冲在一线!我和战友们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肩并着肩,手挽着手,毫无怨言,向险而行!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唐杏杏是第二支国家中医医疗队的队员,驰援武汉这段时间,奋战在一线的她用文字记录了这个有爱的集体!

这几天工作很充实,但是也有点小波折。

为保证自身清洁,防止交叉感染,每天下班后大家都要进行自我清洁,要用消毒洗手液洗澡至少半小时,冲洗眼睛,清洁鼻腔和耳道。频繁的清洁,让薛春护士出现了皮肤过敏,每天还要闷着厚重的防护服,真是难受无比。得知这一情况,本来在清洁区值班的张静护士主动提出替换薛春的隔离区班,让她可以缓解不适。这就是我们可爱的集体,默默牵挂,互相扶持,共同进退。

这样的小确幸、小感动在我们集体里不胜枚举。我也享受了一番集体的甜蜜与温暖。昨晚出隔离病区在对头、面部进行常规酒精喷洒消毒时,不慎将酒精误入眼睛,导致了结膜炎。今早在隔离病房再被厚重的护目镜压迫了半天,眼睛又红又肿,一直流泪。中午换班,吴会会主动顶替我完成下午的隔离病房工作。我心里有一股暖流,仿佛泪水去到了心里,一种特别深的感动。

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苦中作乐,积极向上,而我们也把团队中的这种精神,潜移默化带给患者们。值班的时候,我们和病人之间互相打气。我们病区有一个病人与明星同名,打针的时候我们逗趣他:“是哪个明星哟?要找你签名哟。”他瞬间被逗乐,开怀大笑。

太可爱啦!他们都是热爱生活的人,希望在我们的努力下,他们会越来越好,我们病区的人越来越少……

第三支国家中医医疗队

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

在此次天津市组织的60名第三支国家中医医疗队医护人员中,来自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二附属医院的朱家旺医生和张艳护士是一对夫妻。丈夫朱家旺是一名急诊医生,妻子张艳是手术室的护士长。妻子张艳说:“早在疫情出现的时候,我就响应号召报名请战了。上周五,我报名支援武汉的名额获得了通过。我马上打给他,他还淡定地叮嘱我注意安全,平安回来。没想到告诉他这个消息没多久,他就给我拨回来了,说‘我也去,咱一起,我在我们科室也报名了’!我俩当时在电话里就笑了起来。”

夫妻并肩奔赴抗疫前线,他们没有任何怨言,而是互相鼓励,坚定选择携手出征。张艳说:“医院发现我们两个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在名单中时,还关心地征询我们的意见,我们两个不约而同地说‘我们可以’。”说到这次的特殊经历,丈夫朱家旺深情地说:“2003年的时候我是一名医学院的学生,没能参加那场‘战役’。17年后,我已经是一名医生,有机会去前线,而且是和妻子一起,我觉得光荣而温暖。”

虽然夫妇俩作为医务工作者早已习惯了这种事情,而且觉得这就是自己义不容辞的责任,但是对于4岁的女儿,他们还是有些挂念。孩子的姥姥姥爷在得知消息后,主动承担起照看孩子的重任,“我爸妈跟我们说,坚决支持你们俩的工作,你俩放心工作,孩子交给我们,就一定给你们带好!”张艳说,“只是孩子并不理解我们究竟是去做什么,只是知道要离开爸爸妈妈很长一段时间,依依不舍哭得很伤心。但是我觉得等她长大之后一定会为我们自豪的……”说到孩子,夫妇俩刚才坚毅的目光立即充满了温柔,浸满了泪水。

责编:俞镜淇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jordansshow.com